外公

(这个题目过于沉重,只能片片断断写)
生活的苦痛在于你以为云开日照,接着闷棍就来了。我们中华民族的苦难总是比较多,天灾是一,但主要是人祸。
外公是30年代的人,那时候还没有解放。父母早丧,幼失怙恃,早年就是给同族的少爷做长工。说是工,没有工资的,吃的住的也很差,活命而已。每天的工作除了农活就是服侍少爷。所谓服侍少爷就是给和他差不多大的一个孩子洗澡穿衣生活助理等事情了。外公很聪明,事情都完成很好。
等到解放以后,外公在江陵县落脚。那时候,有干部见外公机灵,一位干部就打算带他搞学习然后推荐入党,因为穷苦的孩子如果能站起来,对社会是很好的呢。那时候外公还年轻,大约不到20岁,一次开会,一位干部让他做会议记录,那时候,外公并不会写字。推说不行,这哪里干得了。哪位干部说:你就乱画,主要是带你露脸,也让其他领导群众看看你,到时候我教你认字,你这么聪明,认字还不简单?
外公算是硬着头皮干了一天“会议记录员”。
接下来就是经过3个月的学习,外公就能通读书报了。接着就从队长干起,到30岁就成了村书记。这也算是外公的走大运期间了。
这里就说到我的外婆的故事。
外婆的父亲原来是地主阶级来的。我称他为崔老太爷。外婆的父亲的手艺是皮匠,但是几乎常年赚不到钱,因为他爱酒,爱赌,爱抽烟,爱吃喝。崔老太爷一生大多数时候都是乱世,国家动荡,民也不安。外婆的母亲是张家的小姐,说是小姐,也就比一般人富一些,因为是女子,没读过书,但勤劳明理,一生节俭,克己待人。
一直就慢慢到了1966年。

版权声明:
作者:DaPutao
链接:https://putaosi.com/1003
来源:葡萄架下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 <上一篇
下一篇>>